主页 > C馨生活 >妞书僮:初音未来人气名曲小说化!《Dear》新书转载2-1 >

妞书僮:初音未来人气名曲小说化!《Dear》新书转载2-1


2020-07-02


《Dear》

楔子

「妳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?」

我不知道自己怎幺会说出这句话。

大一冬天晚上近八点,我刚打完「时钟小偷」的工,正要走去搭公车。心扑通扑通地跳着,我能感觉到插在黑色牛角釦大衣口袋中的双手正在冒汗。

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幺。

走在稍前方的诗织停住了脚步,却没有回头。我想她一定是吓到了,但我何尝不是呢?在完全没有心理準备的情况下进行了人生第一次告白,而且还是脱口而出。

冷风吹得我脸颊发疼,我不禁缩起了下巴。

在她回答前,我已知道自己会被拒绝。

「──抱歉。」

下一秒,诗织立刻转过身来说道。她微歪着头,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及腰黑长髮。

「我只把阿静你当学弟。」

彷彿在看什幺刺眼的东西似的,她瞇起眼睛看了我一眼,随即低下头,躲避我的目光。

我比诗织高,只要她一低头,我就看不见她的表情了。这让我有些不知所措,只好把视线移向她的双手。她的左手紧握着右手,我知道诗织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戒指。毕竟她是我的暗恋对象,我当然知道。那是一枚有些老旧的素面银戒,不甚华丽却乾净素雅,很适合平常不戴饰品的诗织。

其实我本来并没有要告白。

她住的公寓就在公车站牌过后不远。只要能在下班后送她回家,我已别无所求。

可是,刚才有一对与我们年纪相仿的情侣挽着手迎面走来。诗织吐着白气向他们微微一笑,接着就用迷路少女般的无助表情望向天空,彷彿在永无止境的远处找寻着什幺似的。

她是那幺的专心,专心到忘了我就走在她身旁,就连我停下脚步她都没有发现。几步的距离,我便不受控制地开了口。

诗织缓缓抬起头来。见到她踌躇的表情,我忍不住苦笑。为明明被拒绝了,却丝毫不觉得受伤的自己感到可笑。

至少此时此刻,她已不是在仰望夜空了。

「我明白了,对不起,吓到妳了。」

「……不会。」

「忘了这件事吧。」

诗织轻轻「嗯」了一声,僵在原地无法动弹。

我几个箭步走到她身边,和她保持距离并肩走着。我知道她很紧张,没错,是她,不是我。我若无其事地与她一起走过公车站牌,在她家巷口停住脚步。

「那我先走啰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忘了刚才的事吧。」

听到我又说了一次,一路上都低着头的诗织终于抬起脸来,用眼神告诉我「怎幺可能忘得了」。她咬了一下唇,下一刻又立刻鬆开,最后还是说不出合适的话语,只好做出一个不知是点头还是低头的动作。

「我会的……」

「店里见。」

「晚安。」

直到看不见她的背影,我才转身往回走。

走着走着我发现,原来这就是单恋的感觉。

就像走在永无止境的单行道上。

心愿无法实现,心意无法相通,被刻意躲避,被无意忽略,令人痛不欲生,却无法轻言放弃。

那一夜,我才知道自己竟然也能陷得那幺深。

Ⅰ 香菸,咖啡,以及单恋

Dear诗织,

Hi,诗织,最近过得好吗?抱歉这封信和上封信隔得有些久,回过神来竟然已经五月了。我这边期末考快忙翻了,妳那边新学期才刚开始吧?以前洋介常跟我说,日本什幺都以春天为始。那家伙最喜欢春天了。

我这大致上都很顺利,大致上啦──除了跟艾咪吵架之外。我跟她预计夏天要去旅行,但她想去墨西哥,我想去义大利。要是以前我一定会让着她,但这次不同,因为我要进行一个特别的计画。我爸跟我妈就是在义大利相遇的,你不觉得美国人和日本人在义大利相识定情,真的很浪漫吗?

诗织,快猜猜看我的计画是什幺。

对了,下个月是妳的生日,妳有想要的东西吗?不告诉我的话,小心我到好莱坞买一尊奥斯卡小金人给妳喔。顺利的话,我下个月会去一趟义大利,还是妳想要义大利的东西?再告诉我哪个好喔。

Sincerely,Lee

Dear Lee,

是什幺计画啊?好难猜喔。难道说,令尊是在义大利向令堂求婚的?……开玩笑的啦。

李,我知道你的计画一定会成功,不是「相信」喔,是「知道」。

我这边一切如旧,顶多就是打工的店里有位同事离职,工作变得比较忙而已。还好升大三后课比较少,没受到什幺影响。

谢谢你记得我的生日。跟奥斯卡小金人比起来,义大利的东西好像比较吸引人耶。你可以寄漂亮的明信片或照片给我,比方像是……计画执行地的照片之类的。

Sincerely,诗织

1.时钟小偷

只剩一根菸了。

我小心翼翼地取出最后一根菸,用右手把空菸盒揉成一团。

大学吸菸区的菸灰缸设于垃圾桶的上层,上面有口香糖、红笔涂鸦、被人踢凹的痕迹,宛如一只从没洗过澡的野狗般狼狈。「室外的垃圾桶感觉要髒一点比较靠得住」,我一边这幺想,一边将菸盒投入漆黑的投掷孔中。

我悠悠吸了一口菸,和平常一样,享受那寿命延长一秒的错觉。

对我而言,五月是既短暂又珍贵的月份。因为这座户外吸菸区没有屋顶,冬冷夏热,一下雨就淋成落汤鸡,所以五月在这里抽菸显得格外舒适宜人。虽说稍远处就有可以躲雨的吸菸区,但我总是选择这里。

原因只有一个,因为这里位于图书馆大门的旁边。

空堂时来这边放空抽菸,偶尔能遇见诗织。

「浅生!」

有女生在唤我的名字,但不是诗织。诗织不是这样叫我,也不会发出这幺大的声音。

「浅生。」

我原本用手指夹着菸在擦眼镜,戴上眼镜抬头一看,一个女生「咚」的一声轻跳到我面前──是从大一就跟我修同一堂英文课的三谷。她留着浅咖啡色的及胸微鬈长髮,每次都穿得跟杂誌上的模特儿一样,今天穿着一套白色衬衫搭配牛仔裤,肩上披着绿色的开襟针织衫。

和大多文学院的女孩一样,三谷的个性开朗健谈,给人一种不太正经的感觉。

「辛苦了,你在干嘛?」

我睨了一眼旁边的菸灰缸。

「妳说呢?」

「你在进行肺癌仪式。」三谷讲着讲着自己笑了,「好抽吗?」

「嗯。」

「借我抽抽看。」

有人从图书馆走出来,但不是诗织。

「那可不行。」

我躲开三谷伸过来的手,将菸摁熄在菸灰缸中。短短的菸身就这幺坠入黑洞,消失在充满菸灰的黑水之中。我看了看手錶,离第四节课还有五分钟。

「一起走吧。」三谷抬头看着我说。

「去哪?」

「你下堂课是什幺?」

「美国文化。」

「哪间教室?」

「三十八号馆。」

「那,我也去上那堂课好了。」

「……为什幺?」

三谷意有所指地轻笑了两声。标準的女生。我心想。尽问些一目了然的事,该回答的问题却避重就轻。这种女生可爱是可爱,但相处太久会令人生腻。

我走出吸菸区,三谷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跟了上来。

「如果妳不会吵我上课,就来吧。」

「那样很无聊耶!」

「老师比较有趣。」

「你的意思是,听老师说话比听我说话有趣?」

「我是说比听我说话有趣。」

「才不会呢!」

「好吧,那比听妳说话有趣。」

「你很过分耶!说话超狠的!真是个虐待狂。」

虐待狂?这三个字有够蠢的。正要踏上楼梯时,感觉到有人在看我,停下脚步转头一看,在学生餐厅的入口发现了视线的来源──诗织。

她好像也是刚注意到我,一副刚停下脚步的样子,嘴型呈「啊」的形状。身材娇小的她身穿藏青色洋装,在人群中显得更迷你了。

她向我轻轻点头示意。

好久没和她对到眼了。

每每和她四目相接时,我总是这幺想。

「谁啊?你朋友?」

不等一脸愕然的三谷说完,我已朝诗织走去。见我走来,诗织瞬间显得有些紧张,我们认识也有半年多了,在同一间店打工,唸同一所大学,就连学院也一样,真希望她可以早日习惯我们的偶遇。

「诗织,午安。」

一般大学生打招呼都是说「辛苦了」,但诗织不这幺说,所以每次遇见她,我都会配合她改变打招呼的方式。

「午安,阿静。」

诗织微微一笑,笑容中混有两成的不知所措。

「你等等有课?」

「对啊,在楼上教室。妳呢?」

「我本来第四节有课,来了才发现今天停课。」

我们无语对视了两秒,率先打破沉默的是诗织。

「阿静,上课时间到啰,而且你朋友在等你。」

我很想告诉她三谷不是我朋友,但说这种话似乎太自以为是了。

「好,那晚点见。」

「嗯。」等诗织点头后,我转身上楼,三谷见状赶紧跟了上来。

「她是谁啊?」

「学姐。」

「什幺的学姐?」

「什幺意思?」

「你没有加入社团不是吗?」

「是啊。」

我头也不回地开门走进教室,惹得三谷用鼻子哼气表达不满。

「浅生,你平常都驼背,刚才倒是站得很挺呢。」

(待续)

【延伸阅读】

#妞书僮

好书不寂寞,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

欸!什幺?!突破150万播放数初音未来超人气名曲〈Dear〉居然小说化了耶~不只跟歌曲毫无违和感,在书中也诉说很多恋爱的烦恼,有点揪心但又觉得自己回到少女时代了~

本文摘自《Dear》

妞书僮:初音未来人气名曲小说化!《Dear》新书转载2-1

出版社:皇冠出版

作者:19’s Sound Factory/原作、深泽仁/小说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推荐


强悍操控美学,美形变身    Mitsubishi Vira
强悍操控美学,美形变身 Mitsubishi Vira
国内性能房车代表中华三菱Virage iO于12月1日盛大举
强悍无双VW Amarok V6
强悍无双VW Amarok V6
在后座因为法规鬆绑、就地合法之后,四门四座的Pick-Up俨
强悍无比 粗旷豪迈!TAKI军网破坏14oz赤耳布边丹宁裤
强悍无比 粗旷豪迈!TAKI军网破坏14oz赤耳布边丹宁裤
你的衣柜里一定有一件牛仔裤,但你绝对找不到像《TAKI》这件
强悍来袭!皮卡车中的王
强悍来袭!皮卡车中的王
这幺大个头,这算是皮卡还是卡车吶?
强悍的不二法门─BMW 4 Series Coup葡萄牙试驾
强悍的不二法门─BMW 4 Series Coup葡萄牙试驾
即便早在出发前就已经在原厂官网上看过照片,在葡萄牙里斯本机场
强悍的温柔 芙烈达・卡萝留给痛苦的最后一句话:生命万岁!
强悍的温柔 芙烈达・卡萝留给痛苦的最后一句话:生命万岁!
她的画像苦楚忧郁的诗歌、像纠结着情慾的线球。让我们用芙烈达・